全球108万华商领袖数据库

天下华商资产买卖 股权交易 项目买卖 高新技术信息交易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曾宪梓
曾宪梓

曾宪梓

人物评价/介绍
曾宪梓,男,汉族,1934年2月出生,广东梅州人,香港金利来集团有限公司创办人。曾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第八届、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曾获“中华慈善奖”、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大紫荆勋章”。编号第3388号小行星被命名为“曾宪梓星”。
1986年开始到内地投资设厂,1989年合资成立中国银利来有限公司,成为我国首家专营领带生产的中外合资企业。组织海内外华人到内地投资,2001年促成第六届“世界华商大会”在南京召开。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捐资支持国家教育、航天、体育、科技、医疗与社会公益事业,历年捐资逾1400项次,累计金额超过12亿港元。
现任金利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曾经在香港担任香港特区筹委会委员、港事顾问、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贸易发展局理事等职,还是香港华侨华人总会永远名誉会长、新加坡南洋客家总会永远荣誉会长、香港佛教文化产业永远荣誉顾问、北京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广州中山大学生命科学院荣誉院长、广州中山大学名誉博士、美国爱荷华威思利恩大学政治学博士、暨南大学副董事长、仲恺农业工程学院校董会名誉董事长。
2018年12月18日,党中央、国务院授予曾宪梓同志改革先锋称号,颁授改革先锋奖章,并获评倾力支持国家改革开放的香港著名企业家。 

成长之路
处境艰难
曾宪梓,汉族客家人,宗圣曾子后裔,1934年出生在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一个农民家庭,全家人生活一直很艰苦。曾宪梓小的时候,冬天连鞋都穿不上。全国解放后,依靠助学金念完了中学和大学。1961年毕业于中山大学生物系。
1963年,曾宪梓经香港到泰国,侨居了5年。1968年,又从泰国回到香港。初回香港时,他两手空空,处境艰难。为了生活,他甚至为人照看过孩子。
创业之路
生活的艰难,却萌发了曾宪梓创业的决心。他利用晚上的时间认真钻研香港的市场状况,发现尽管香港的服装业发达,香港人也很喜欢穿西服,可是却没有一家生产领带的工厂。于是,他拿出叔叔资助的6000港元,又腾出自家租住的房子,办起了领带生产厂。
领带
万事开头难。起初,曾宪梓和妻子黄丽群两人只是用手工缝制低档的领带。尽管夫妻两人起早摸黑,干得很辛苦,生意却非常不好。经过仔细考虑,他决定改做高级领带。他买来法国、瑞士的高档领带进行研究仿制,生产出了一批高级领带。为打开销路,他下了狠心,把第一批产品在一家商店免费供应顾客。
由于花色、款式对头,曾宪梓拿出的这批产品受欢迎。很快,他制作的领带便在香港小有名气了。及至1970年,竟然已在香港十分走俏。也就在这年,他正式注册成立了“金利来(远东)有限公司”。第二年,他在九龙买了一块地皮,建起了一个初具规模的领带生产厂。
曾宪梓是一个有远大志向的人。他心中的目标是要创世界名牌。他多次到西欧领带厂参观,学习他们的制作工艺和经营方法,然后集众家之长,引进先进的生产设备和严格的管理、检验制度,从而使“金利来”领带逐渐占领了香港市场,成为男人们庄重、高雅、潇洒的象征。
逆市前进
1974年,香港经济出现了大萧条,各种商品纷纷降价出售,而曾宪梓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一方面不断改进“金利来”领带的质量,另一方面独树一帜地适当提高价格。结果,生意反而出人意外的好起来,当经济萧条过后,“金利来”更是身价倍增,在香港成了独占鳌头的名牌领带。
不仅是领带,曾宪梓还将他的发展计划拓展到更多的男士用品。他将这些年来己使香港人耳熟能详的广告词“金利来领带,男人的世界”作了看似简单、实则深具创意的改动,改为“金利来,男人的世界”,又从恤衫开始,逐步推出了金利来牌的皮带、袜子、吊带、花边、腰封、领结、领带夹、袖口钮、匙扣等系列产品,使公司和金利来牌子都走向了多元化。
在发展巩固香港市场的同时,曾宪梓还以积极乐观的态度拓展海外市场,向东南亚国家进军。他亲自到新加坡考察,创办分公司,寻找合作伙伴。获得成功后又迅速把战场扩展到印尼、马来西亚、泰国、中国台湾……,迄今为止,金利来在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大型客户数目已超过上千个。
个人荣誉
作为一个中国人,曾宪梓有一颗可贵的中国心。曾宪梓在香港创业不久,就开始对家乡广东的教育事业及母校作出捐赠。迄今为止,曾宪梓先后捐助的项目超过800项,涉及教育、科技、医疗、公共设施、社会公益等方面,捐款曾宪梓先生已经向家乡、祖国内地和香港等捐赠善款总计超过10亿元。
1989年,曾宪梓投入100万美元巨资,在梅州成立了“中国银利来有限公司”,引进了4条国际先进水平的领带生产流水线,使“银利来”领带首先成为中国的名牌领带,如今银利来领带的年生产量已达1000万条,营业额超过人民币1亿元。但曾宪梓明确宣布,应当分配给他的那一部分利润,他分文不取,全部捐献给家乡梅州。
他每年都以捐赠的方式,用50万元以上的港币帮助家乡梅州的经济建设,还曾捐款为嘉应学院建造教学大楼,为东山中学、学艺中学建造图书馆,为梅州中学建设人行天桥,为乐育中学修建办公楼…他为家乡捐助的款项已超过了1亿港元。
基金
曾宪梓名下有两个基金:教育基金和载人航天基金。
1992年,曾宪梓与国家教育部合作,设立了曾宪梓教育基金会,当时他为基金会的成立捐赠1亿港元。教育基金成立15年来,共奖励内地7000多名优秀教师。2000年开始,每年资助北大、清华等35所内地高校家境贫困、品学兼优的大学生14000名。
他于2004年10月捐资1亿港元设立载人航天基金,每年拿出500万港元,奖励20位航天科技专才。
第11届亚运会在北京举行,曾宪梓慷慨捐赠了100万港元,支持祖国的体育事业。
2007年10月31日,他与中国人民大学签署协议,慷慨捐资500万元创设“助残研究基金”,以通过中国人民大学残疾人事业发展研究院来推动全国残疾人事业发展研究。
2008年5月,曾宪梓为四川汶川地震灾区捐款1000万港元。
2012年4月5日,曾宪梓向上海交通大学捐赠500万港币支持交大教育事业发展。
2012年8月11日,曾宪梓载人航天基金会2012年度颁奖大会在港举行,神舟九号任务飞行乘组航天员景海鹏、刘旺、刘洋获颁特别贡献奖。
2012年8月23曾宪梓体育基金会伦敦奥运会内地金牌运动员颁奖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基金会向内地奥运冠军颁发2520万港币奖金。
1994年,曾宪梓获得了以他的姓名命名一颗小行星“曾宪梓星”的巨大荣誉。
2008年,曾宪梓被授予“改革开放30年--中国企业改革十大杰出人物”。
2008年5月2日,曾宪梓先生在香港担任第29届奥运会火炬传递第50棒火炬手。
2018年11月,曾宪梓入选100名改革开放杰出贡献对象。
2018年12月18日,党中央、国务院授予曾宪梓同志改革先锋称号,颁授改革先锋奖章,并获评倾力支持国家改革开放的香港著名企业家。
援建家乡
捐助学校
曾宪梓祖籍广东梅州,身为客家人他关注家乡的教育事业,先后捐巨资兴建了梅州市曾宪梓中学、梅县区宪梓中学和丽群小学。他先后投入2600万元人民币,用于梅州市曾宪梓中学的建校及扩大教学规模和师资力量,现已成为广东省国家级示范性高中学校和梅州市十所重点中学之一。
体育基金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曾宪梓就积极支持国家教育、体育和航天等各项事业,捐款超过7亿港元,在其名下设有教育基金和载人航天基金。曾宪梓2008年捐资1亿港元成立了“曾宪梓体育基金”,奖励在奥运会上获得金牌的中国运动员。
银利来
为了支持故乡建设,在他的家乡广东梅州与一家企业合资,创办了“银利来有限公司”,生产银利来领带,并把自己从这个企业所得到的利润全部献给了梅州,用作嘉应大学的办学经费及其他公益事业费用。他深知教育事业和体育事业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发展的重要性,所以多次捐资给母校兴教,鼓励中国足球队冲出亚洲,支持北京举办奥运会和奖励中国奥运健儿。据不完全统计,他在十几年中的捐款达到了二百多项,总额高达四亿多元,为海外华侨、港澳同胞关心和参加祖国和家乡建设起到了极大的鼓励和促进作用。
捐款原因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我小时候非常穷,穷得你们没法想象。冬天冷也没有衣服穿,每天稀饭都吃不到。新中国成立,土地改革时我十六七岁,那时候一个搞土改的同志看我在劳动后喜欢看书,就亲自把我送到了学校,对老师说,这个孩子很苦,家里情况也不好,要多关照。我才开始有书读。我念书,靠的是国家一个月3块钱的助学金,从17岁到27岁从中山大学生物系毕业,一共领了10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也就没有我,是祖国抚育我成长的。
毕业后没多久我就去了泰国,离开祖国时心里很乱。那时我29岁,大学毕业不到两年,在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工作。做决定时我问自己,祖国把你养大,供你读书,你现在只回报了一年半就要离开,你对得住党、对得住祖国吗?
出境时经过罗湖桥,我忍不住回过头来望祖国,那时就下定决心:出去以后,一定要努力创造财富,不沾染任何不良习气,然后尽最大的努力来回报祖国,回报党。这个誓言一直鞭策着我。
刚到香港时,一家6口人一无所有。我对自己说,一定要放下大学生的架子,只要不偷不抢不拐不骗,不管是做苦工还是帮人家带孩子,什么都可以做。直到现在,我过的还是上世纪50年代的生活,平时10块、8块钱就可以打发一餐。来香港39年,我没有去过一次夜总会和舞厅,没有赌过一次,坚决不沾染任何不良嗜好。
奋斗了十几年,终于有了钱,实现诺言的时候到了。1978年,我回家乡广东梅州,看到破破烂烂的城市和学校,心里很不舒服。1980年,我在梅州投资建第一栋学校,随后梅州修路修桥修学校、接自来水管、建老人院,我都尽量出自己的一分力。
不仅自己做,我也发动别人做。现在梅州的大多数学校都是港澳华侨投资修建的,大家都在出力。回报祖国,捐资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也是我终生的事业。这么多年来,我一共捐了4.5亿元。这笔钱,对我个人是大数,对国家而言,只是小数。
别人常问我:捐这么多钱,您真的觉得无所谓吗?这些钱,够普通人家殷殷实实过几辈子了。我为什么要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给公益事业?用来投资做生意,用钱来生钱岂不是更好?但我认为:钱,没有吃时很重要,但在有了之后,怎么去用就更重要。难道去花天酒地吗?我选择帮助穷苦人,其实也是为了自己。能够回报祖国,我自己心里觉得很高兴,这是我人生的乐趣。我的家人也支持我的做法,他们自己也捐。
捐款期望
期望受助学子回报祖国。在文化、教育、体育等公益事业中,我对教育投入最多。经常看到学生没钱去上学的报道,看了很痛心,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帮帮他们。今年正好是“曾宪梓教育基金”建立的第10年,我们会资助1000名内地大学生。明年我们还将在清华、北大等国内35所大学中每校挑选50名贫困学生,一共是1750人,每人资助他们一年3600元的生活费。捐给教育,我心安理得,只希望受资助的这些大学生将来也尽力回报祖国。
曾有记者问我:“现在很多青年学生,视留洋为奋斗目标,为绿卡、为钱奋斗,却很少会再想到为祖国。如果您资助过的学生也这样,您会觉得痛心吗?”我认为留学是好事,可以学到先进的科学技术再为国效力。至于为自己、为家庭奋斗,我认为是可以肯定的。但到了自己过得去后,就该是回报祖国的时候了。不懂这一点就会变坏。学生是很天真的,因此,念书的时候先要学做人。
拿过我的资助的学生中,当然也有人变坏,我自然很痛心。我曾建议拍一套片子,是钱学森等人的故事,他们为了祖国,装疯卖傻都要回来。年轻人应该多学他们。当然如今在哪里报国并不重要,只要心向祖国,就是好的。我有个同学学昆虫学,他回国之后因为实验条件限制做不了研究,只好又离开。我对他说,你可以在国外工作,但你所做的研究成果都应该留给中国,他答应了,也真的这样做了,这就很好。现在他退休了,在国外养老。
其实,留在国外也一样能爱国。可以组织华人、华侨、留学生会,把五星红旗在各个地方升起来。但有一点一定要记住,人不能忘本,不能忘记祖国。
我认为,报效祖国主要有两个方式,一个是尽可能推动祖国文化教育的发展,另一个则是参政议政,建言献策。
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但必须在有生之年,做更多有意义的事。这一点,我一辈子都不会变。过去100多年,中国一直贫穷落后,因为弱,人家一打,香港就割出去了,上海就有了那么多的租界。落后就要挨打,我感受很深。所以,青年学生一定要记住,没有国家的强大,你永远只能是二等公民,甚至是狗!
现在我们与西方发达国家比,的确还有差距。但你要想想人家已经发展了200多年,我们却只有几十年,速度之快堪称奇迹。所以,要认识中国,要对中国有信心,要记住“我是中国人,我要奉献”,这是青年学生的责任。
钱,没有不行,多了怎么用,又是个问题。我在香港的捐赠相对较少,因为香港富人多,而内地更需要。别人不理解我,但我很理解自己,我是怎么出生的,怎么发展的。我不是很有钱,但够用了。青年人应该知道,要干大事,先学做人,永远不要只是为了赚钱而奋斗。
终生回报祖国,到死方休。这是我年轻时的梦想,也是我一生的抱负。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但必须在有生之年,做更多有意义的事。这一点,我一辈子都不会变。
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捐资支持国家教育、航天、体育、科技、医疗与社会公益事业,历年捐资逾1400项次,累计金额超过12亿港元。

相关标签 :
领袖商学院领袖会

相关人物新闻